您是否同意交大比照政大,廢除以「校外法人英語檢定機構」之檢定成績(如全民英檢、TOEFL、TOEIC、IELT等),作為學士學位的取得門檻?

1.於法律上:
大法官釋字563:「大學有考核學生學業與品行之權責」
大學法第27條:「學生修畢學位學程所規定之學分,經考核成績及格者,大學應依法授予學位」
公務人員行政中心法第4條:「公務人員應依法公正執行職務,不得對任何團體或個人予以差別待遇」


然而,經營全民英檢的業者是「財團法人語言訓練測驗中心」,經營TOEIC/TOEFL/等的業者是「忠欣股份有限公司」。
皆為校外法人的機構
如果大學將考核學生英語能力的責任,轉嫁給校外法人機構,則有為大法官釋字563
將其設立為畢業必須門檻,則違反了大學法第27條與公務人員行政中心法第4條


(如果英文檢定比照微積分會考,或許爭議不會那麼大,這又是另一個議題了)


2.於教育上:
設立門檻的初衷,本是要讓學生提升英文能力,但使用以「校外法人英語檢定機構」之檢定作為畢業門檻,其手段與目的明顯不符
(1)校外英語檢定檢測之能力不一定與大學所提供的英語教育相同,如TOEIC使用的是職場英文,而大學多以學術英文為主
(2)若要提升學生英文能力,應該英文必修課程的質與量提升,而非將「校外法人英語檢定機構」之檢定作為畢業門檻
例如若大一的英文必修聽力或閱讀課程,特定時段/老師的課程皆供不應求,則無法讓所有人都能享有英文教學資源的情況下,英文提升成效勢必受限
(3)學生畢業的權益,變相受制於校外法人機構,
例如發生於2017年12月的多益出包事件,導致考試被取消,使得許多大學生被迫延畢


3.於邏輯因果關係:
全世界只有中國與台灣有大學英語的考試畢業門檻。不外乎華人對於科舉、考試文化的迷信,認為分數代表了一切的能力。因此不乏「考試領導教學」的現象,認為「沒有考試,開再多課都沒用」
但事實上,以多益為例,分數未滿500的人可以和外國人以英語進行日常生活對話的大有人在,同時也不乏多益超過800的人,在全英語會議上屢吃螺絲甚至開不了口。


再來,有人說「如果沒有校外英檢成為畢業門檻,大家就不會想要去學英文」
那麼沒有畢業門檻的日文與德文課程,為什麼還是有一窩蜂的人跑去修呢?


真正的英文能力提升,不應該把「應付考試」作為提升英語能力的手段
而應該要從提升英語教學環境(例如提升師生比、硬體設備等)、創造利於與外籍人士交流與溝通的環境

支持

反對